热烈庆祝人民交通商城上线

热点文章

文章搜索

全球大流行病毒下的交通运输

2020-06-08 20:34:51 作者: 张凤元

货运集散的连续性,一旦爆发全球大流行,紧随其后就要关注货运集散。如果没有食物、燃料、电力和其它资源的持续供应,现代经济活动就无法持续;因全球大流行而关闭关键供应链可能更具破坏性,中断连续性货物集散带来的危害要比全球大流行大得多。

因此,交通运输网络(系统)越有效,传染病的传播也越有效,如航空和高铁;为防止疫情蔓延,可以快速地局部或系统地关闭国际运输和国内长途乘客运输;过去缓慢的水运却具有减缓病毒传播的优势,船舶也可以被隔离,航海的漫长时间也可能阻止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今天的交通运输系统所赋予长途旅行的速度要快于许多流感变种的潜伏期;交通运输系统迅速传播疾病这一事实,也使全球人口能够对一系列较不致命的疾病产生免疫力,这可能提高他们对较致命疾病的整体免疫力,这是积极的一方面。

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大流行的定义是:某种人类尚无法免疫的新型传播疾病,特定时期同时在全世界以超乎预期之外的速度与规模流行。西班牙流感大流行(1918)是人类历史上有记录的最具破坏性的事件之一,最初在北美爆发,18个月里以3次不同的浪潮席卷全球,疾病的传播速度惊人,因为它在国际航空旅行出现之前就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更令人不安的是这种疾病的致命性,在某些地区疾病感染50%的人口,导致整个人口的25%死亡,与大多数影响老年人和幼儿的流感流行不同的,最高死亡率发生在壮年人身上。

传染性病毒的潜伏期通常在2-7天,被感染者有足够的时间在发现症状之前前往世界各地,这是迁移阶段,大流行中的关键阶段;感染者出现症状后,有一个“否认阶段”,会继续旅行到达他的目的地;感染者出现症状后可能取消出境游,会尽最大努力(甚至冲破隔离)回家。因此,在疫情向全球卫生当局显现之前的几天时间内,病毒很容易地在世界各地不同地方转移。

世界卫生组织也会发出国际旅行与健康建议,各国政府也会限制旅行,虽然限制旅行不可能防止感染人数,但可以减缓传播速度,为公共卫生机构、公司和个人等行动者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来准备和实施缓解战略。

为解决国际间的传染病管理问题,世界卫生大会(WHA)基于《世界卫生组织宪章》第21条,颁布第一个以国际法律控制传染病传播的《国际公共卫生条例》(1950),其宗旨为试图以对国际交通运输与贸易发展最小的干扰方式,最大限度地防止疾病在国际间的传播,以保障人类的健康与安全。

鉴于国际交通运输与贸易活动日益频繁,为有效应对传染病的威胁,世界卫生大会修订《国际公共卫生条例》(1995),增益其实用性与有效性,对船舶、航空器等交通工具、旅行者、货物与容器等分别制定不同的常态性公共卫生措施,供缔约国遵循,这些措施主要运用在港口、机场、边境等地点,针对平时的交通、货运与游客入境与过境,进行一般性检查或文件要求,即国家边境口岸实施的检验检疫中所包括的卫生检疫和动植物检疫,遏制向邻国传播健康危害,并防止采取不必要的旅行和贸易限制措施,尽量减少对国际交通和贸易的干扰。

依据法规限制出行或实施隔离需要考虑伦理和实践方面,各国实施的措施也不相同。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表明:广泛的出行限制可能会推迟流感的传播,但没有阻止作用。证据不支持出行限制是一个快速控制流感的独立干预;对于任何要在大流行性流感病毒刚刚出现时就从源头快速控制流感的政策来说,出行限制的作用非常有限。

全球旅行面临系列健康风险,可以在旅行之前、期间和之后采取预防措施来减少风险,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旅行与健康》则阐明旅行者在旅行期间和目的地面临的主要健康风险,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更凸显病毒传播与交通运输系统高度的相互影响,主要原因是:

新冠病毒爆发在农历新年的国内客流高峰期,约4亿人出行,航空和高铁客流量增长,支撑全国性客流大幅增长,航空客运量超过6.59亿人次;

出国旅游和商务人数激增,大城市的机场与世界各地的直航服务,出境游客达1.66亿人次;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邮轮客源市场,客流量达240万人次。

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表明:国内出行限制将流感流行传播推迟1-2周;国际出行限制将流行病传播和高峰期延迟几天到几个月不等。出行限制减少的新病例发病率不到3%;出行限制对人口密集和城市中心的影响最小,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发现出行限制可以将流感控制在特定地理区域的证据。

交通运输场景中如何应对病毒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针对新冠病毒对公众建议的基本防护措施之一是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要求与他人保持至少1米的距离,尤其是与咳嗽、打喷嚏和发热的人保持距离。因为感染了新冠病毒等呼吸道疾病者咳嗽或打喷嚏时,会溅出含病毒的飞沫,如果人们离得太近,就可能会吸入病毒。

社交距离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还有不同的标准,中国疾控中心规定为1米,比利时疾控中心规定为1.5米,美国疾控中心规定为2米,在交通运输现实场景中如何执行社交距离?

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博士划分了四种人际交往距离(Interpersonal Distance),各种距离都与对方的关系相称。人们的个体空间需求大体上可分为四种距离:公共距离、社交距离、个人距离和亲密距离。